土建处塔吊司机付萍——绽放在“云端”

作者:555彩票平台发布于:2015-03-09文字:【大】【中】【小】

土建处塔吊司机付萍——绽放在“云端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板子掉了,大家小心……”3月6日凌晨4点多,土建处河南城建学院项目部塔吊司机付萍被噩梦惊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做噩梦了?”付萍的丈夫在一旁关切地说,“都说了让你跟领导申请换个岗位,你偏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事,你继续睡吧。”付萍说。她看了看时间,起床做饭。

        洗菜时,付萍算了算,自己从32岁从事塔吊工作到如今已经10年了。刚开始,她总是做噩梦,不是梦见自己爬梯子时踩空了,就是梦见塔吊倒了。如今,付萍已经习惯了塔吊工作,偶尔会梦见自己所吊的货物从高空坠落。为此,她会在心里警告自己——工作时要注意安全。
5点半,吃罢早饭,付萍像往常一样从家里出发赶往河南城建学院项目工地。这个时间,公交车还没发车,付萍便骑电动车上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到6点半,付萍就到达工地。她急急忙忙锁好电动车。楼层施工人员7点以前就会开工,付萍要求自己在他们开工前在塔吊操作室待命。

        穿上工作服,戴上安全帽、防滑手套,付萍向一栋正在建设的高层楼房走去。记者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这栋高层楼房前的塔吊下方,记者仰头往上看。“这个塔吊大概有80多米。”付萍说。塔吊的中间有一道垂直的窄梯。记者担心地问:“我们要从这里上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栋高层楼房总共26层,已经盖到24层了。我们一会儿先从楼梯上到24楼,再走‘空中走廊’到塔吊上,最后爬一段窄梯就到了。”付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付萍来说,这是一段相对较轻松的路程。如果走窄梯上下则非常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一次,我们盖一个煤仓。封顶前那段时间,我每天都要爬80多米的窄梯。”付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怕吗?”记者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习惯了。”付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和付萍分别在高层楼房的9楼和16楼歇了一会儿,最终来到24楼。这段路程我们走了20多分钟,而付萍平时只用走10多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在24楼,弯着腰穿过楼板间林立的钢管,记者看到了付萍所说的“空中走廊”。它架在楼外的脚手架上,宽度不到1米,且没有直接连在塔吊上。从“空中走廊”往下看,直接能看到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付萍通过“空中走廊”,抓住塔吊,踏上窄梯。20多米的垂直距离,付萍不到3分钟就爬上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塔吊操作室不足2平方米。虽然近日天气转暖,但塔吊操作室内非常冷。为了方便观察,付萍不能关窗,冷风嗖嗖地往塔吊操作室内灌,冷得人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80多米的高处掉下去一粒石子,都可能要人命。所以,我们操作时必须集中注意力,准确把货送到,并且杜绝吊钩摆动伤到施工人员。”付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情况下,付萍早上6点半上塔吊,晚上7点半下塔吊,中午吃饭时有1个小时的休息时间。为避免上厕所,她尽量少喝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工作这么辛苦,正上高中的孩子会不会抱怨你陪他的时间太少了?”记者问付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但不抱怨,而且觉得很骄傲。他只知道我是土建处唯一的女塔吊司机。我从没跟他讲过我怎么工作,也没带他来看过,怕他担心。”付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在转岗时选择这个岗位?”记者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,处里领导说,以后盖高层楼房是趋势,处里缺塔吊司机。我想着,缺啥咱就干啥吧。企业好,咱才能好啊!”付萍说。